心理异常的定义以及历史

连续模型

很多人可能都会觉得,在“正常的思维”和“异常的思维”之间存在着清晰的分界线,一旦一个人的行为或感受跨过了这条分界线,那么我们就可以说这个人出现了问题,或者是这个人有某种心理障碍。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这条清晰的线可能并不存在。

一个人的行为举止从完全正常到完全异常之间是连续的,可以叫做“连续模型”。比如一个“完全正常的人”会充满自信、对未来充满期望、社交关系也很正常;而一个偏离正常标准的人可能会缺乏信心、开始自我批评、对未来感到不确定;而“完全异常”的人会对未来感到绝望、疏远所有朋友。社会公认的异常和正常是一个“范围”,而不是一条清晰的标准。

定义异常行为和心理障碍

在日常用语中有很多词语用来描述那些看起来异常的人或行为,例如焦虑、恐惧、古怪、愚蠢、邋遢、神志不清等等,人们在日常交谈中好像对“什么是异常行为”这一问题作出的判断大多基于感觉。

精神疾病的特殊性

人们普遍认为如果一个人的行为举止显著偏离正常标准,就可以被视为“病态的”或“异常的”。这意味着心理疾病也存在着一个检测的过程和检测标准,尽管过程和标准不那么清晰。

精神疾病的特殊性也正是在于检测标准和过程的不清晰。比如感冒,我们都知道感冒的时候人会有发烧、咳嗽、鼻塞、头痛等症状,发烧的症状也很明显,而且有相关的仪器(体温计)和明确的标准(体温)来做参考。

然而,迄今为止依然没有任何生物学方法来检测心理疾病,这不仅仅是因为我们还没有恰当的检测方法,而是精神疾病的现代概念认为它们不是单一的疾病,患上某种障碍的人有一组共同的特征。例如患上抑郁症的人在生活中的行为举止可能异于他人,是这些行为举止使我们做出判断认为此人可能患有抑郁症,而不是单一的疾病过程。

文化客观性

现在我们可以想象一个场景:两个男人亲吻对方的脸颊。在欧洲的很多地方,“亲吻对方脸颊”是一种打招呼的方式,而在有些文化环境中可能被视作同性恋之间才会有的举动。又比如在很多宗教中都有“斋戒”这项信仰的准则,斋戒的目的是准备节日、净化自身,或是教导信徒节制贪欲,以追求更高层次的生活。

不管是男人之间亲吻脸颊,还是一段时间禁食,这在某些文化环境中是正常的行为,例如教徒会对斋戒这种行为表示理解并支持,而非教徒则可能不能理解这种行为并将其视为一种异常行为。

又比如,一些行为对于男性来说是可接受的,对女性则不可接受,而另一些行为则恰好相反。比如在很多文化中,男人经常被要求在外表现出无条件的坚强,不能在任何人面前流露出伤心或脆弱,如果男人在外流露出脆弱则可能会被认为这种行为不大正常;如果一个女性表现出过分争强好胜也可能得到同样的评价。

关于上边的现象,文化相对论理论认为没有一个适用于所有文化环境的标准来界定所有异常行为,相反异常行为只能相对于文化标准而存在。而这一理论的反对者则认为让特定的文化来界定什么是异常行为十分危险,例如早期奴隶贸易中奴隶主会把试图逃跑的奴隶打上“心理变态”的标签并予以鞭打的“治疗”方式。

即使文化和性别对异常行为的界定有重大影响,现代的心理学家们也不会仅仅以文化标准来定义异常。

异常的几个维度

  1. 功能失调:如果行为、想法和感受干扰了个体的正常生活,这样的行为、想法或感受就属于功能失调,例如拥有脱离现实的想法,行为失调的程度越高就越可能被专业人士判断为异常。
  2. 造成痛苦:给个体自身或周围的人造成痛苦的行为或感受野可能会被认为是异常的。
  3. 极其反常:极其反常的行为也可以被认为是异常的,例如听到不存在的声音;或者是行为对其他人造成伤害,例如无缘无故攻击他人。
  4. 违反道德标准:超出社会可接纳范围的行为或感觉也可能被判断为异常,例如抛弃子女的父母。

即使有这几条看上去很清晰的标准,我们还是要在主观上做出判断,即“个体承受多大的痛苦才能被认定为是异常的”、“行为和感觉要造成多大的危害才能被判断为异常”。

异常与心理障碍

上述的几条标准其实都很模糊,并不像高血压或发烧一样有明确的诊断方法和标准。

例如一个人的智商非常高,我们可以判断这个人在统计学上有异常行为,而且这个人的智商确实远远超出社会平均水平,但是我们并不会因为这个人智商很高就产生“这个人有心理疾病”的感觉,相反我们会感到羡慕。超高的智商是可以被社会接纳并且会得到赞许的,所以我们一般不认为高智商是一种心理障碍,而超低的智商常常给别人带来困扰或痛苦,所以低智商常常被人纳入心理障碍的范畴。

我们都知道摸鱼是人的天性,上班的时候大家几乎都多少摸过鱼,但实际上大家也都认同努力工作才是正道,所以摸鱼这种行为可以说是偏离社会道德标准的。但要考虑一个问题,我只是摸了会儿鱼,这算不算是一种心理障碍的体现。

当某些行为符合上述列举的多条指标时,我们就更有把握将其列为异常行为,并不是所有的异常行为都会满足所有的标准。例如杀人犯在接受审问的时候可能依然不会表现出愧疚和自责(痛苦),但尽管这种行为没有对其造成痛苦,我们还是可以把它判断为异常行为。

异常的历史视角

上古时期

历史学家推测史前人类可能已经建立了类似“异常行为”或“心理变态”的概念。例如一个举止异常的人可能会被认为被鬼神附体,而当时治疗这种疾病的方法是驱鬼。巫师可能会在这个人身边念咒,或是调配奇怪的草药让这个人喝掉,或是涂在身上;如果上述方法都没用,巫师可能还会采取极端方法,例如鞭打。

一种异常行为的“治疗方法”从上古时期一直延续到中世纪,就是在颅骨上钻孔以让鬼神离开,这种脑部手术被用来治疗举止异常的人,如果接受手术之后这个人活了下来,鬼神就被驱逐了,怪异行为也会减少。

文明古国:中国、埃及、希腊和罗马

中医的一种理论认为人体包含了正的力量(阳)和负的力量(阴),彼此相互对抗。在人表现得正常的时候,这两种力量处于平衡状态,如果两种力量不平衡,就会导致心理疾病。另一种理论认为人的情绪受内脏和“气”的控制,当“气”生成或滞留于不同的内脏时人会有不同的感受,例如气生于心脏时人会感到快乐,而滞于肺脏时人会感到悲伤。

古埃及、希腊和罗马的观念则偏向生物学理论。

古埃及人相信只有女人会患上心理疾病,并且认为病因是“游走的子宫”,他们相信女人的子宫可以在体内四处游走,并且会导致各种异常行为。针对“游走的子宫”,古埃及人的治疗方法是采用具有强烈气味的药物迫使子宫归位。

古希腊人一定程度上相信古埃及人关于“游走的子宫”的解释,但更多的医生并不接受这种超自然解释。被誉为医学之父的希波克拉底认为异常行为来源于人体内四种体液(血液、粘液、黄胆汁和黑胆汁)的分泌的不平衡。古希腊医生采用的治疗方法是力图恢复血液的平衡,例如“著名”的放血疗法,其他治疗手段还包括放松、休息等。

古希腊人和罗马人都认为异常行为和痛苦是神给予的,遭受痛苦的人会去寺庙静修,而牧师会在那举行治疗仪式。

中世纪:巫术与心理疾病

在11世纪之前,人们接受巫术存在,但一般人都觉得那是迷信,沉重的情感打击或身体疾病常常被视为怪异行为的诱因,11到15世纪之前巫术等超自然理论成为了主流。

中世纪时有人曾经提出一种看法,即被指控为巫师的人可能正是心理疾病的患者,这种看法也得到了当今一些精神病学家的支持。被指控为巫师的人可能经历妄想或幻觉,这都是某些心理障碍的信号。然而中世纪的文化完全接受了巫术的存在,很多中世纪的记载也区分了“疯子”和“巫师”,这也就给完全正常的人被指控为巫师提供了可能。

精神病院的兴起

大约在11到12世纪,普通医院就开始为举止异常的人提供特殊的病房,但直到18世纪,精神病院的条件都十分恶劣。精神病患者在精神病院中的生活条件甚至不如同时期的囚犯,到了17、18世纪,精神病人甚至被用来公开展出以为精神病院提供资金或敛财。

早期的精神病人一般情况下被人用铁项圈固定在墙上,同时还戴着手铐和脚镣。病人被当做动物对待,没人会关心他们是否能吃饱或是饭菜是不是变质,病房没有任何透气和保暖设施,很多病房都没有窗户。

在现在看来难以理解甚至是残忍的做法得到当时大多数人的支持,甚至得到法律的认可。当时的人们普遍觉得把精神病人关起来能够保护剩下的大多数人,并且采取鞭打等强制手段是“一种有效的治疗方法”。除了用棍子抽打之外,“著名”的放血疗法仍然被医生用来治疗精神疾病和很多其他疾病。

人道治疗与心理卫生

心理卫生的概念在古希腊时期就已经出现,但直到19世纪初才被真正引入到心理治疗当中。法国医生皮奈尔认为将精神病人关押在与世隔绝的地方只是一种控制他们的方式,而不是一种治疗和管理方式。皮奈尔医生相信通过恢复病人的尊严能治疗他们的精神疾病,

此后,皮奈尔医生为精神病人提供干净且阳光充足的房间,病人被允许在精神病院内自由走动,医生和护士都经过培训以帮助精神病人恢复尊严和良好的心态。他的方法尽管在当时引起了极大的反对,但在这种治疗方法下大批精神病人最终恢复健康,有些恢复状况良好的精神病人甚至可以出院。此后这种方法被越来越多的国家采用,各国建立了成百上千的精神病院,并按照皮奈尔医生的思路和理念进行管理。

但不幸的是人道治疗方法发展过快,以至于精神病院招募专家和受训的医护人员的能力开始下降,精神病院渐渐不能给予所有患者同样的平静和关注。早期人道治疗的成功逐渐被失败所取代。而且随着人道治疗规模的扩大,人们发现有些病人的情况不仅没有改善,甚至开始恶化,因为并不是所有心理疾病都来源于自尊的缺乏。

现代观点:生物学、精神分析、行为主义和认知革命

19世纪末,人们在解剖学、生理学等方面的知识越来越丰富,随着基础知识的增长,人们开始关注心理疾病的生理学因素。尽管在生物学方面人们还不理解很多心理疾病,但关于基因和激素的作用、大脑结构的异常等研究有助于治疗药物的发展。

精神分析又称为心理动力学,这是一门由弗洛伊德创立的学派,弗洛伊德杰出的弟子荣格在此基础上发展出了分析心理学。精神分析学说的第一部分是精神病的治疗方法及其理论,第二部分是人的心理过程的理解;两个重要观点是无意识学说和释梦理论。

行为主义研究强化和惩罚对行为的影响,行为主义强调能够被观察到的行为,而不是“虚无缥缈”的意识研究。美国人华生否认异常行为的生物学和精神分析基础,坚持从个体的行为史来解释个体的一切异常行为。

20世纪70年代,心理学家们开始认为由于行为主义拒绝承认意识在心理疾病中的作用,因此其解释能力有限。此后心理学家们把重点转移到了认知上,即影响行为和思绪的过程。亚伦·贝克发展的认知疗法十分强大,被广泛用于各种心理障碍的治疗。

© 版权声明
THE END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