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学视角下的心理障碍

    生物学视角通常关注三个方面,即脑功能失调、生化失衡和基因异常。

脑功能失调

脑功能失调可能是因为损伤,例如交通事故或是受到重击;也可能是因为能够引起脑部退化的疾病。

精神分裂症是一种严重的心理障碍,患者会产生幻觉和妄想等症状,他们的大脑皮层不能正常运转。边缘系统调节很多本能行为,边缘系统受伤的人可能会变得异常好斗或过度消极。当一个人感到恐惧时,大脑的杏仁核区域会更加活跃,而抑郁症患者的杏仁核区域明显比没有患上抑郁症的人的杏仁核区域要活跃,而且负责记忆的有关区域也会开始萎缩,在抑郁症缓解后这些区域又会恢复正常。

生化失衡

生物学视角的很多理论都认为突触中特定神经递质的含量与特定的心理疾病有关。两个过程可以影响突触间隙中神经递质的含量。一个过程称为再摄取,指的是神经元释放神经递质后又重新吸收神经递质;另一个过程称为降解,接受神经递质的一方会向突触间隙中释放一种酶来将神经递质分解为其他物质。这两个过程都是自然发生的,它们可以自发调节神经递质的浓度,当其中一个或两个过程出现障碍时,就可能导致神经递质的浓度过高或过低。

心理症状还和受体的数量和功能有关。如果受体数量太少或太不敏感,神经元就不能充分利用神经递质。如果受体数量太多或太敏感,神经元就会过度暴露与神经递质中。神经递质存在与否会导致神经元内部发生复杂的系统性生化改变。

5-羟色胺这种神经递质和几种不同的心理障碍有关,对心理健康特别是情绪和冲动有重要作用。多巴胺是强化或奖赏体验有关的重要神经递质。去甲肾上腺素是一种和情绪有关的神经递质,当含量过少时,个体的情绪就会受到压抑。

遗传因素

神经递质5-羟色胺对抑郁症有作用,5-羟色胺转运基因就是影响脑内5-羟色胺系统功能的一个基因。每个基因都有两个等位基因,换句话说基因也是“成对”的,这个等位基因有长和短两种。所以针对这个基因,我们可能有两个短、一长一短或两个长三种情况。当出现短等位基因的时候,患上抑郁症的风险也会增加。

很多心理障碍都是多个基因共同作用的结果,短等位基因的出现增加了概率,但只有这一个原因并不足以导致抑郁症。

基因和环境的相互作用

基因和环境在多个方面相互影响,第一个因素就是基因会影响我们所选择的环境,而环境又会强化基因对人格和兴趣的影响。一对被分开抚养的双胞胎可能在日常生活中有着方方面面的相似之处。例如,攻击和冲动行为都受到基因的影响,有这种倾向的儿童在选择朋友时,可能就会选择鼓励其攻击行为或是同样有这种倾向的朋友。

第二,基因和环境的相互作用可以通过环境作为基因倾向的催化剂来实现。例如在上边说过的等位基因和抑郁症的关系,有研究表明即使一个人的这个基因是两个短,他们在成年后患上抑郁症的概率和其他人没有不同,除非他们在幼年受到过虐待。

生物学角度的治疗

药物治疗

从生物学角度来看大部分疗法都是药物治疗。经过几十年的发展,现在针对大部分心理障碍的药物治疗已经十分成熟,抑郁症、焦虑症等很多心理疾病都能通过药物治疗得到好转。治疗心理疾病的药物大多数没有成瘾性,副作用也很少,终身服药的原因是心理疾病,而不是上瘾。例如高血压和糖尿病患者一般都需要终身服药,但他们并不是因为对要上瘾才去终身服药,道理是一样的。

治疗心理疾病的药物最常见的不良反应是反胃、食欲不振等等,都是和胃有关的。此外,这种药物的戒断反应很剧烈,换句话说如果擅自加减量或者擅自停药,可能引起心理疾病的更剧烈的发作,是很危险的,但这并不是成瘾性或依赖性。

用于治疗心理障碍的药物类型主要有抗焦虑药、抗抑郁药、抗精神病药和锂盐这四种。其中锂盐被广泛地用为情绪稳定剂,特别是用于治疗双相障碍;抗精神病药用于缓解精神病症状,例如脱离现实、幻觉、妄想等。

电休克疗法

电休克疗法最开始是治疗精神分裂症的,但是在实际应用中发现电休克疗法对精神分裂症无效,而对抑郁症有效。

在电休克疗法开始之前必须先得到患者本人同意,即使患者的家属和医疗人员同意而患者本人不同意,电休克疗法也不能实施。在实施之前先要将患者麻醉并注射肌肉松弛剂,防止抽搐造成的骨折或牙齿断裂。

目前的电休克疗法在进行之前必须先进行麻醉和肌肉松弛,因此在治疗过程中不会有任何不适,但电休克疗法的争议仍然很大。有很多人认为电休克疗法相对于其他疗法是野蛮的疗法;因为电休克疗法可能引起失忆或记忆混乱,有些人也认为这种疗法会对大脑造成严重伤害。

评价

得益于近几十年来生物学疗法取得的成就,我们不再像几十年前那样只能安慰罹患心理疾病的患者,而是采用科学完善并行之有效的方法来治疗他们,让他们过上正常生活。

但是生物学治疗并不是对每个人都有效,现有药物对于有些心理障碍可能毫无作用,甚至会加剧病情。此外,对于恐怖症等疾病,生物疗法的效果不佳。

像其他生理疾病一样,治疗心理疾病的药物也有副作用,而且由于这种药物作用机制更加复杂,副作用可能也更加严重。但相比很多心理障碍本身带来的痛苦,副作用带来的痛苦轻之又轻,但对另一部分人来说,不良反应可能十分危险,甚至危及生命。

一些针对生物学治疗的批评者也表示在生物学治疗的框架下,人们会“依赖”药物带来的“好转”,从而让自己误认为自己已经完全康复,而不是真正去处理会引起他们心理疾病的问题。进来的研究发现,将心理障碍归为生物学因素的患者治疗后的效果更不明显。

© 版权声明
THE END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