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生物学角度看抑郁

生物学理论

遗传学因素

家庭史研究发现,具有抑郁障碍的人,其一级亲属(父母、子女和亲兄弟姐妹)比不具有该障碍的人的一级亲属罹患抑郁症的可能性高两到三倍。抑郁症的双生子研究表明,同卵双生子的同病率高于异卵双生子,说明这种障碍受遗传的影响。

有几项研究表明,5-羟色胺转运基因可能起了作用。这种基因的异常可以导致5-羟色胺失调,反过来影响个体的心境稳定性。这种基因异常的人在面对消极生活实践是,罹患抑郁症的风险增加。

神经递质理论

最常影响抑郁的神经递质是单胺类物质,主要是去甲肾上腺素、5-羟色胺和多巴胺,其中多巴胺对抑郁症状的影响较小。人们发现这些神经递质大量集中在和睡眠调节、食欲和情绪加工有关的边缘系统。关于神经递质影响心境障碍的早期理论认为,抑郁症是神经元突触之间的去甲肾上腺素或5-羟色胺的减少所致。

随着我们对脑中神经递质的功能有了更深的了解,神经递质影响抑郁的理论也变得更加复杂。在抑郁障碍中,脑细胞内一系列影响神经递质功能的过程可能发生了错误。例如,5-羟色胺和去加肾上腺素的合成过程异常可能促使抑郁发生。此外,由5-羟色胺转运基因调节的5-羟色胺释放到突触中这一过程可能失调,具有抑郁障碍的人,其突触后神经元上的受体可能不如正常人敏感,或者有时会出现功能失调。

大脑结构和功能异常

神经成像研究发现,抑郁患者至少有四个脑区异常:前额叶皮层、前扣带回、海马和杏仁核。

前额叶皮层的功能主要包括注意、短时记忆、计划和新问题解决。很多研究显示重度抑郁者的前额叶,尤其是左侧前额叶新陈代谢活动水平降低,且灰质(灰质是神经中枢,起支配作用)体积减少。左侧前额叶皮层与动机与目标导向有关,这一区域的低活动可能与抑郁表现出的缺乏动机有关。

前扣带皮层是前额叶皮层的一个分区,在应激反应、情绪表达。社交行为方面有重要作用。抑郁者前扣带回的活动水平不同于控制组。这个区域的活动水平的改变可能与注意、对适当反应的计划及应对方面的问题以及抑郁者的快感缺乏有关。

海马对记忆与恐惧相关的学习十分重要,抑郁症患者的海马体积较小,新陈代谢活动水平低。海马的功能失调可能是身体对应激反应慢性唤起的结果。抑郁者皮质醇水平长期偏高,在应激反应状态下尤其如此,这表明他们的身体对应激事件产生过度反应,而且皮质醇水平恢复正常的速度慢于非抑郁者。海马中有大量的皮质醇受体,长期偏高的皮质醇水平可能杀死新神经元或抑制其发育。

杏仁核帮助人们将注意力指向对人们具有情绪明显性和对个体有重大意义的刺激,研究发现具有心境障碍的人,杏仁核增大并且活动水平增加。杏仁核过度活动会带来什么负面影响暂时不清楚,但这种过度活动可能使人们偏向于负性的或导致情绪唤起的信息,并反复思考消极记忆和环境的负性方面。

神经内分泌因素

长期以来,人们都认为激素会影响心境障碍尤其是抑郁症。神经内分泌系统负责调解许多重要的激素的分泌,而这些激素反过来影响睡眠、食欲、快感体验等基本功能。神经内分泌系统的三个重要组成部分,即下丘脑、垂体和肾上腺皮质在一个反馈系统中工作,称为下丘脑-垂体-肾上腺轴,也叫HPA轴,参与战斗或逃跑反应。

正常情况下,我们在面对应激源时,下丘脑会释放促肾上腺皮质激素释放激素给垂体,促进垂体释放促肾上腺皮质激素,刺激肾上腺皮质释放皮质醇到血液中。这个过程帮助身体对应激源做出战斗或逃跑反应。下丘脑中有皮质醇受体,当体内的皮质醇水平升高时,下丘脑的皮质醇受体探测到这个变化并通过降低促肾上腺皮质激素释放激素来调节应激反应。因此这个回路有助于在应激源消失后对体内激素水平进行调节以使系统平静下来。

抑郁障碍个体大多皮质醇和促肾上腺皮质激素释放激素水平偏高,意味着HPA轴持续活跃,并且在应激源发生后难以回到正常功能水平。HPA轴高度活跃产生的过量激素可能对单胺类(去甲肾上腺素、5-羟色胺和多巴胺)受体有抑制作用。有关抑郁的一个模型指出,HPA轴长期活跃的人可能发展出调节不良的内分泌系统,之后这些人即使面对微小的应激源,HPA轴也会反映过度,且不易回到基线水平。这种过度反应导致脑中单胺类神经递质功能的变化,抑郁发作也可能随之发生。

早期的创伤性应激,如受到虐待、被严重忽视、或暴露于其他严重的慢性应激,可能导致某些神经内分泌异常,是这些人更容易罹患抑郁障碍。对受到虐待的儿童的研究表明,他们对应激的生物反应,尤其是HPA轴反应有明显异常,可能夸大也可能迟钝。儿童期受到性虐待的女性成年后表现出HPA轴的应激改变,即使她们不抑郁时也是如此。动物研究表示,早期应激促使神经生物应激反应过度,以及更容易对未来的应激源产生抑郁样反应。

女性更容易患上抑郁常常与激素水平有关。卵巢激素、雌激素和孕酮的变化影响了5-羟色胺和去甲肾上腺素神经递质系统,因此理论上能够影响心境。女孩在13-15岁时,抑郁的发病率会提高,这可能是青春期激素变化导致的。青春期、月经周期、产后期和停经期的变化可能只在具有抑郁的遗传或其他生物易感性的女性身上才会诱发抑郁障碍。

© 版权声明
THE END
点赞0
分享
相关推荐
  • 暂无相关文章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