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泛性焦虑障碍

广泛性焦虑障碍

创伤后应激障碍、特殊恐惧症的患者会对特殊的情境产生焦虑,并且焦虑的时间一般较短。但有些人几乎在所有情境下都会出现焦虑情绪,这些人可能会被诊断为广泛性焦虑障碍。广泛性焦虑障碍的患者担心几乎所有事情。

诊断标准

  1. 在至少六个月里的多数日子里,对于诸多事件或活动表现出过分的焦虑和担忧;
  2. 个体难以控制这种担忧;
  3. 这种焦虑和担忧与下列6种症状至少有3种相关:
    • 坐立不安或感到激动或紧张;
    • 容易疲倦;
    • 注意力难以集中或头脑一片空白;
    • 易激惹;
    • 肌肉紧张;
    • 睡眠障碍;
  4. 这种焦虑引起有临床意义的痛苦,或导致社交、职业或其他重要功能的损害;
  5. 这种障碍不能归因于某种物质(如滥用药物)或其他躯体疾病(如甲亢);
  6. 这种障碍不能用其他精神障碍来更好的解释。

广泛性焦虑障碍的患者会担心自己的工作表现、人际关系和自己的健康状况等,他们会因为迟到之类的小事而过分担忧。他们担忧的重点经常变换,可能会担忧许多不同的事情,而不仅仅担心一个问题。他们的担忧伴有一些生理症状,例如肌肉紧张、睡眠失调或长时间坐立不安。

病因:情绪和认知因素

在神经成像研究中,广泛性焦虑障碍患者的杏仁核对情绪刺激的反应更为剧烈,该脑区参与情绪的加工;他们的交感神经系统长期兴奋,对威胁性刺激过度反应。广泛性焦虑障碍的患者会体验到更强烈的负性情绪,甚至比重度抑郁症患者更为剧烈。

在认知上,广泛性焦虑障碍患者有很多适应不良的假设,例如“做最坏的打算总是最好的办法”“我必须对任何可能的危险有所预期并做好准备”。这些假设反映了对情况失控的担忧,适应不良的假设使广泛性焦虑障碍患者以不受控制的自动思维对情境做出反应,进而引发焦虑,导致患者高度警觉和反应过度。

广泛性焦虑障碍患者的这些无意识认知似乎专注于发现周边环境中的潜在威胁。一种理论认为他们可能经历过不可控制、毫无预警的创伤,尤其是人际关系创伤如拒绝和丧失。

广泛性焦虑障碍患者认为这些担忧会促使自己面对并解决问题,但实际上他们很少直面问题。一些学者认为担忧实际上可以帮助广泛性焦虑障碍患者回避对内外部威胁的觉知,借此减少对不可回避的负性事件的反应性。通过担忧可能存在的威胁,广泛性焦虑障碍患者将焦虑维持在一个能够忍受的水平,而不是让自己的负性情绪急剧增加。

病因:生物因素

广泛性焦虑障碍患者的交感神经系统和杏仁核相比于正常人更加亢进,对应激事件的反应也更加强烈,这可能表明他们体内的γ-氨基丁酸出现异常。

遗传学研究表明,广泛性焦虑障碍具有中等遗传力,更容易焦虑的特质是明显可以遗传的,并且使个体更容易患上广泛性焦虑障碍。

治疗

认知行为治疗的重点在于帮助患者面对自己最担心的问题;挑战他们的负性、灾难化的想法;形成应对策略。认知行为疗法比药物疗法、安慰剂疗法更有效,在一项跟踪研究中,其疗效在两年后仍然存在。

苯二氮类药物能够暂时缓解焦虑症状,然而他们的不良反应和成瘾性表明这类药物无法长期服用,而焦虑症状在停药后又会卷土重来。

© 版权声明
THE END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