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迫症及相关障碍

强迫症及相关障碍

强迫观念是持续、不受控制地闯入意识领域,并导致严重焦虑或痛苦的想法、表象、观念或冲动。强迫行为指个体认为自己必须付诸实施的某些重复行为或精神活动。

一些强迫症患者的强迫观念和强迫行为看起来非常古怪,例如某些人对于物品摆放有苛刻的要求,然而强迫症患者知道自己的想法和行为有多荒唐,他们只是无法控制自己。如果不加以治疗,强迫症可能会发展成为慢性的。强迫观念令患者十分痛苦,而强迫行为会浪费大量时间,甚至给患者带来危险。抑郁情绪、惊恐发作、恐怖症和物质滥用在强迫症患者中也很常见。

强迫观念和强迫行为之间的联系往往是“幻想”导致的,许多强迫症患者相信如果自己将某种行为重复一定次数可以帮助自己或他人避免不幸。有时,患者的强迫观念与个体发展出的强迫行为并没有明显的联系,一些强迫症患者自己也说不出来自己的强迫行为有什么意义,他们只知道自己必须这么做。

一些人无法丢弃他们拥有的物品,甚至是一般人认为是垃圾的物品,例如旧报纸和外卖盒。他们在家中大量囤积物品,以致于对日常生活产生影响,这类人可能患有囤积强迫症。他们经常表现出对他们所拥有物品的依恋,把它们与其同一性或身份等同起来,或赋予它们人性。囤积强迫症患者并不觉得痛苦,他们认为这是自然思维的一部分,相反,当他们丢掉自己囤积的物品的时候会感到焦虑。有很大一部分囤积强迫症患者患重性抑郁、社交焦虑或广泛性焦虑障碍。

躯体变形障碍的患者认为自己的身体是有缺陷的,而在其他人看来一切正常或只有轻微不正常。这些对于自己身体的先占观念最常针对面部或头部。先占观念导致患者每天花费大量时间检查自己,试图掩盖或改变身体部位,或从他人那里寻求消除对身体部位的疑虑。躯体变形障碍与其他心理障碍高度共病,包括焦虑和抑郁障碍、物质滥用障碍等。

理论

生物学理论

与其他大多数心理障碍不同,对于强迫症的研究,生物学理论占主导地位。

强迫症的生物学理论关注参与运动行为、认知和情绪的脑回路。这个回路从额叶皮层的特定区域投射到被称为纹状体的基底神经节区域,通过基底神经节到丘脑,最后返回额叶。强迫障碍患者在这一结构以及这些结构的活动水平及其之间的联系上发生改变。

对强迫障碍患者来说,该回路的功能失调可能导致神经系统无法终止这些本能冲动或刻板行为的实施。大多数人在认为自己的手不干净时就会去洗手,但强迫症患者会一直有洗手的冲动,即使在已经不需要洗手的时候,他们的大脑依然不能终止洗手的行为。

在一些罕见的个案中,强迫症的突然发作和链球菌感染有关,一般认为感染引发了自动免疫过程,进而影响了某些儿童设计强迫症的基底神经节区域,最终产生强迫症症状。

基因也可能参与决定强迫症的易感性。

认知行为理论

大多数人,包括非强迫症患者,都会偶尔有一些消极、闯入性想法,包括伤害他人或做出有悖道德的事。人们在情绪低落时更容易产生这样的想法和实施僵化的仪式化行为。虽然人们偶尔会产生这种消极想法,但人们不会将其付诸行动,尽管这样的念头会让人惊恐不安。

大多数人会因为这种念头会给人带来痛苦和烦恼而摒弃这种想法,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想法会逐渐消失。强迫症的认知理论认为,强迫症和非强迫症患者的差异就在于能否终止这些想法。

从认知行为理论的观点来看,强迫症患者可能经常情绪抑郁或焦虑,因此很小的消极事件也可能诱发消极的闯入性想法;其次,强迫症患者有坚持僵化的道德观念的倾向。他们可能比大多数人都不愿接受自己产生的闯入性想法,因而为此感到更加焦虑和内疚。那些对自己和他人生活中发生的事件有更多责任感的人更难摆脱自己是否伤害了他人这个想法,因而患上强迫症的可能就更大。

强迫症患者认为自己应该能够控制这种想法,他们很难接受这样一个事实:每个人都会产生坏念头。他们倾向于认为产生这种念头代表自己疯了,或将产生念头和真正实施等同起来。

因强迫观念导致焦虑的人们发现,如果他们实施某些行为,焦虑症状就会减轻。每次强迫观念回来时,他们就会实施这些行为来减轻焦虑症状,从而使这些行为得到负强化,因此强迫行为就形成了。

治疗

生物治疗

能够影响5-羟色胺水平的抗抑郁药有助于缓解许多强迫症患者的症状。氯丙咪嗪首先被证实有效,然后是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包括帕罗西汀、舍曲林、氟伏沙明等都被证实有效。这些药物对囤积障碍患者和躯体变形障碍患者也是有效的。

然而这些药物并不能完全解决强迫症及相关障碍患者的问题。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类药物对相当一部分患者没有效果。即使在药物见效的患者中强迫观念和强迫症状也只能减少30%,而且一旦停药大多都会复发。明显的副作用包括昏昏欲睡、便秘等也让人不愿意服药。

认知行为治疗

许多临床医生认为,为了彻底治疗强迫障碍,药物治疗的同时必须结合暴露与反应阻止疗法这一认知行为治疗。这一疗法让来访者反复暴露于强迫观念的焦点,并阻止其对强迫观念引发的焦虑产生强迫反应。让来访者反复暴露于强迫观念的内容,可以消除其对强迫观念的焦虑,来访者认识到不实施强迫行为并不会产生可怕的结果。

强迫症认知行为治疗的认知部分包括挑战个体的道德观念和过度责任感。对于一些需要频繁洗手的强迫症患者,可以通过暴露练习(用手触摸若干地方)和反应阻止(不洗手)来提供指导,同时帮助来访者挑战关于不洗手会发生可怕的事的想法(即使不洗手自己依然安然无恙)。

躯体变形障碍的认知行为治疗聚焦于挑战来访者对其身体的适应不良认知,将他们暴露于关于身体的令其恐惧的情境中,消除其对身体部位的焦虑,阻止对焦虑的强迫反应。

© 版权声明
THE END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